秸秆利用规划终期评估启动 提高回收率堵不如疏

2015-12-30 21:34| 发布者: hbgynj| 查看: 617| 评论: 0 |来自: 中国经济导报

摘要: 我国还需鼓励规模化工业化收集加工和应用产业,在政府和行业层面必须大力支持并引导秸秆综合利用中的收集和储运项目,在模式建设、装备支持补贴、项目鼓励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变“禁烧”为“促用”。“对此,国家和地方应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出台各种支持政策。”最后他还强调,要继续鼓励秸秆还田、秸秆热电联产、秸秆醇电联产、非粮车用乙醇、秸秆肥料饲料等规模化应用项目,积极鼓励国有企业、上市公司以及环保资本等进入秸秆综合利用产业,积极推动国家二代非粮乙醇(秸秆乙醇)支持政策出台
  今年入冬以来,雾霾问题一直十分突出,秸秆焚烧也一直被指为罪魁之一。200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意见》,提出到2015年秸秆综合利用率超过80%的目标任务,各地按照当地情况编制了《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规划》。2015年已接近尾声,12月1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农业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规划终期评估的通知》(下称《评估通知》),将对各地之前编制规划进行终期评估。
  
  受访专家表示,此次评估不仅是对当初制定的目标任务的验查,也能总结经验,为下一步推动秸秆综合利用的政策措施提出建议。
  
  变“堵”为“疏”方能有效提高秸秆综合利用率
  
  11月2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农业部、环境保护部日前联合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和禁烧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提出力争到2020年,实现全国秸秆综合利用率达85%以上;秸秆焚烧火点数或过火面积较2016年下降5%;在人口集中区域、机场周边和交通干线沿线及地方政府划定的区域内,基本消除露天焚烧秸秆现象。
  
  《通知》中所要求的到2020年,实现全国秸秆综合利用率达85%以上的目标能否实现呢?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侯宇轩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实现这一目标有一定的难度,但我国在秸秆综合利用有较好的基础。“自2008年《关于加快推进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的意见》出台以来,我国在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方面取得了加大的成绩。”他表示,在“十二五”之前,秸秆综合利用率已经达到70.6%,而在“十二五”期间,相关政策得到进一步强化,“实现这一目标尽管难度大,但是是充满希望的。”
  
  生物能源资深专家、中国投资协会能源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理事长庄会永则表示,我国提出禁烧已将近18年了,关键是要变“堵”为“疏”,也就是变“禁烧”为“促用”。“这一转型如果成功,秸秆综合利用率肯定会上升。如果还是沿用‘围追堵截’的老路子,实现难度很大。即使短时间达到目标,也无法做到可持续。”
  
  以“收”促“用”有利于实现秸秆“四化”
  
  我国是粮食生产大国,自然也是农作物秸秆生产大国。按目前粮食年产量6亿吨、谷草比1:1.5计算,农作物秸秆理论产量高达9亿吨。那么这些秸秆要如何处理呢?侯宇轩表示,我国对秸秆处理的方式以机械还田为主,此外,还有秸秆生物反应堆、秸秆发电、秸秆气化等处理方式。
  
  为何利用方式这么多,焚烧秸秆的现象还是如此严重?侯宇轩认为,在秸秆的收、储、运、用的步骤上最难的是收。“此次《通知》对农户购买配备秸秆粉碎还田或捡拾打捆设备予以激励,在一定程度上能帮助解决秸秆收集的难题。”
  
  庄会永对此表示赞同,但他也表示,除了“收”是难题,“用”亦是困难。“没有规模化和及时的‘收’,就没有规模化和及时的‘用’,反之亦然。所以我们必须双管齐下,以收促用,以用促收。”
  
  庄会永强调,“收”的环节关键是成套装备和成本问题,环保是要有成本付出的,秸秆的收集和储运是需要投入成本的,低成本甚至不花钱的“收”是幻想。从理论上讲,农作物粮食籽粒都能机械化收集上来,秸秆收集技术根本不是问题。“但是我们如果寄希望于农民或者秸秆资源化利用产业去无偿、免费或者以很低廉的成本完成秸秆收集,达到环保目的,是错误的认识。”当前情况,对于农民而言,就地焚烧是性价比最合算的处理方式。要解决秸秆就地焚烧污染的问题,就必须回答“环保秸秆处理谁来投资”的问题。目前这个投资农民无力承担,也不应该全由农民承担。
  
  “实际上,中国目前多种秸秆收集处理的模式和路线是完全可行的,成本也是可控的。”庄会永认为,成套装备和规模化利用模式也在生物质直燃发电等产业的带动下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这对不同的秸秆原料都有很多的成功案例,积累了很丰富的经验。下一步秸秆的乙醇、肥料、热电等综合利用技术越来越成熟,规模和配套也日趋完善。“此次《通知》明确提出支持综合利用,是很明显的认识到了以‘用’促‘禁烧’的重要意义。”
  
  评估将总结经验为“十三五”秸秆综合利用打基础
  
  那么,《评估通知》的发布对于促进秸秆综合利用有何作用呢?
  
  庄会永表示,这个评估有利于通过“回顾、总结、梳理、提高”、通过总结经验,吸取经验教训,更好地发展秸秆综合利用产业。他为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举例:今年天津市投入资金鼓励农民建立秸秆收集和存储应用项目;安徽、河南、江苏等地实施了补贴秸秆收获农机机具,补贴存储和加工费用,鼓励建设存储场地等积极措施;无锡市发展改革委也积极探索多种渠道支持农民收集利用秸秆……“大家也逐渐认识到‘天上卫星照,地上警车叫’的围堵禁止秸秆焚烧方式劳民伤财效果不佳,帮着农民积极想办法搞装备、寻路子建设应用项目,筹集收集资金开展环保实践是正途。”
  
  “十二五”已近尾声,那么“十三五”我国针对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方面还需出台什么样的政策?侯宇轩建议,首先,推进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化发展,以市场为导向,借助市场的力量来推动秸秆的综合利用;其次,加强资金的投入,通过健全秸秆综合利用的税费、信贷、土地等优惠政策来鼓励资金的流入,并加快秸秆综合利用专项资金的筹措。
  
  庄会永则表示,我国还需鼓励规模化工业化收集加工和应用产业,在政府和行业层面必须大力支持并引导秸秆综合利用中的收集和储运项目,在模式建设、装备支持补贴、项目鼓励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变“禁烧”为“促用”。“对此,国家和地方应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出台各种支持政策。”最后他还强调,要继续鼓励秸秆还田、秸秆热电联产、秸秆醇电联产、非粮车用乙醇、秸秆肥料饲料等规模化应用项目,积极鼓励国有企业、上市公司以及环保资本等进入秸秆综合利用产业,积极推动国家二代非粮乙醇(秸秆乙醇)支持政策出台。(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相关阅读

发布主题
返回顶部